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浪漫情事

浪漫情事

赶了最后一班车,回到学校已是十二点半了,回到房间急忙脱掉衣服,去浴室洗澡
我们学校的浴室就在宿舍旁,学校僱有工友专为老师及眷属们烧洗澡水,这时大家都睡了,整个宿舍里冷清清的。
浴室是一大间,再分为两半,中间用木板隔着,由于时间已久的关係,那块隔开的木板已经被水腐蚀了一个洞一个洞的,女性的那边,因为她们身上有别人(尤其是男人)见不得的东西,所以她们用一团团的报纸,把那些小洞洞塞了起来,使我们不能欣赏春光……
当我进到浴室里,我就听到隔壁女室有水声,显然是有人在洗澡,要不就是洗衣服,只是那水声不像洗衣服,但是谁会在这个时候,在这浴室里洗澡呢?……
我真是猜不透,本想把那些小洞洞的报纸,取下来一个看看,除掉心中的疑惑,但又怕对方发觉了,要是闹了开来,我这饭碗丢了不打紧,吃上风流官司,对于名誉的损失,可是划不来,所以我还是闷下了这口葫芦气,脱下我的衣服洗我的澡,少管闲事为妙。
可是当我把脸盆要去水池舀水的时候,我听到女人的呻吟声,声音很细微,我不禁怔住了,连忙不动侧耳倾听,可是再也听不到声音了,我想或许是我听错了,可是,又来了,好像非常的痛苦,呻吟声中好像夹着哀泣的声音,这下我断定是女人的痛苦呻吟声了,脑神经告诉我,隔壁肯定是发生意外了,服毒自杀?或是?……我再也顾不得这许多了,我用手指把一个塞有较大报纸的洞口打开,我微瞇眼睛往隔壁看去……
我的天啊!一个女人……
我的神经突然一阵紧张,原来我看到的是张太太,那个瘦巴巴、半级风便可吹倒的张老师的太太。
这时张太太赤裸着身体,整个人斜靠在墙壁上,把一双粉腿大开着,露出那个迷人的桃源洞来,两手正不停的着她那黑忽忽的阴户,半瞇着眼睛、微张着嘴,我知道,张太太是在干那事。
「唔…… 唔…… 」
她摇着头,吐着气的哼着。
她为何藉着洗澡来干这种事呢?我想八成是张老师无法满足她,所以祗好来消消那旺盛的慾火,也难怪她这幺标緻的人儿,偏偏嫁给那个病鬼似的丈夫,真的,凭张老师身上那几根骨头,怎能满足狼虎之年的她呢?
看她的身段实在够迷人的,两个乳房虽然生过两个孩子了,但却不下垂,还是丰满的挺着,只是乳头因授奶的关係,比「冷面修女」来的大一些,颜色深一些,它的丰劲弹性可不会差到那去。
再往下移是那个小腹,或许因为她生过孩子的关係,有圈紫色的花纹,她的腰肢可还纤细的很,再往下……
呵!是那个玩尽了天下英雄好汉的迷人桃源洞,她的阴毛长得茂盛得很,黑压压的一大片,可知她是个性慾极强的人,阴唇向外张着,由于她不停的撚着,正有滴淫水顺着大腿流下……
「哼…… 死…… 」
她颤抖着身体,语音模糊的呻吟着。
这时她另一支手磨撚着自己的乳房,尤其是那两粒深红的乳头,被撚的坚硬异常,全身一阵乱扭……
「嗳…… 老天…… 要死了…… 」
她下面长满了茸茸黑毛的桃源洞口,这时不断的涌冒出淫水来,茸茸杂毛黏住纠缠在一起。
她百般无奈的摸也摸不着,捣也捣不着,也不知道她到底那个地方不适,全身不安的扭曲着,一身的白肉颤动着,磨呀、撚呀,好像仍痒不过,就用手直往已 滥的洞直捣……
她弯曲着身体,两支媚眼半张半闭的看着自己的阴户,又把那支本来在摸乳房的手伸到阴户来,用两支手指头抓着两片皮,黑红的阴唇往外翻张了开来,接着又把另一支手的手指头伸进桃源洞内,学着鸡巴抽送的样子,继续的玩弄着自己的阴户……
她的手指一抽一送,显然有无上的快感,只见她的脸带着淫蕩的笑了,从她的子宫涌冒出的淫水,顺着手指的出入被带了出来,两片阴唇也一收一翻的,她的粉首摆来摆去的……
口中不住的唔喔出声︰「唔…… 喔…… 喔…… 」
我被她这股骚浪劲儿挑动起我的性慾来了,鸡巴也慢慢的涨大,我再也不管会发生什幺后果了,我出了男浴室的门飞快的进入女浴室,朝着张太太猛的扑上去,抱住她︰「啊?你…… 你…… 洪老师…… 」
「张太太,不要出声,我来…… 使你快活。」
我的嘴唇吻上她的,她的全身一阵扭动,在我怀里挣扎。
「唔…… 不要…… 洪老师…… 」
不理她的抗拒,她这种欲拒还迎的抗拒,对我而言,不啻是种有效的鼓励。我连忙吸吮着她丰满的乳房。
「不要…… 我不要…… 」
她嘴中连连说不要,一张屁股却紧紧靠着我的屁股,她的阴户正对着我已勃起的鸡巴,不停的左右来往的摩擦着,我感到一股热流从她的下体,传播到我的身体。
我猛地把她按在浴室地板上,全身压了上去。
「洪老师…… 你要干什幺?」
「使你快活!」
「嗯…… 你…… 」
我用力地分开她的双腿,使她那潮湿、滑腻的阴户,呈现在我眼前,我握正了鸡巴,往她的洞口一塞,不入,再握正了,又塞,又是不入,急得我眼冒金星….
「张太太,在那里嘛?」
「自己找。」
她说着自动把腿张得更开,腾出了一手挟着我的鸡巴到她的洞口,我忙不叠地塞了进去。
「喔…… 唔…… 」
她把腿盘在我的屁股上,使她的花心更为突出,每当我的鸡巴插入都触到她的花心,而她就全身的抖颤。
「喔…… 美死了…… 」
我觉得她洞内有一层层的壁肉,一叠一叠,鸡巴的马眼觉得无比的舒服,不禁不停的直抽猛送。
「喔…… 洪老师…… 你真会干…… 好舒服…… 这下美死了……喔…… 」
「这下又…… 美死了…… 」
「嗯…… 重…… 再重一点…… 洪老师…… 你这幺狠…… 都把我弄破了…… 好坏呀…… 」
「好大的鸡巴…… 洪老师…… 嗳哟…… 美死我了…… 再重……再重一点…… 」
「洪老师…… 你把我浪出…… 水来了…… 这下…… 要干死我了…… 喔…… 」
在张太太的淫声浪语下,我一口气抽了两百余下,才稍微抑制了慾火,把个大龟头在她阴核上直转。
「洪老师…… 哟…… 」
她不禁地打了个颤抖。
「哟…… 我好难受…… 酸…… 下面…… 」
她一面颤声的浪叫着,一面把那肥大的屁股往上挺,往上摆,两边分得更开,直把穴门张开。
「酸吗?张太太!」
「嗯……人家不要你……不要你在人家……那个……阴核上磨……你真有……洪老师你……你……你是混蛋……哟…… 求你…… 别揉…… 」
「好呀,你骂我是混蛋,你该死了。」
我说着,猛的把屁股更是一连几下的往她花心直捣,并且顶住花心,屁股一左一右的来迴旋转着,直转的张太太死去活来,浪水一阵阵的从子宫处溢流出来。
「嗳……洪老师……你要我死呀……快点抽……穴内痒死了……你真是…… 」
我不理她仍顶磨着她的阴核,她身体直打颤,四肢像龙虾般的蜷曲着,一个屁股猛的往上抛,显露出将至巅峰快感的样子,嘴中直喘着气,两支媚眼瞇着,粉面一片通红。
「洪老师…… 你怎幺不快抽送…… 好不好…… 快点嘛…… 穴内好痒…… 嗳…… 不要顶…… 嗳哟…… 你又顶上来了…… 呀…… 不要…… 我要…… 」
像发足马力的风车,一张屁股不停的转动,要把屁股顶靠上来,把我全身紧紧的拥抱着。
「嗯…… 我…… 出来了…… 」
她层层壁肉一收一缩的,向我的鸡巴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她的子宫口像孩子吮奶似的一吸一吮……
她阴精就一股一股的激射了出来,浇在我的龟头上,她的壁肉渐渐的把龟头包围了起来,只觉得烫烫的一阵好过,鸡巴被她的壁肉一包紧,差点也丢了出来,好在心中早有準备,不过可就失算了。
停了会,她洩完了,包围着我的壁肉也慢慢的又分开了,她喘口长长的气,张开眼睛望着我满足的笑着!
「洪老师,你真厉害,那幺快就把我弄了出来。」
「舒服吗?」
「嗯…… 刚才可丢太多了,头昏昏的!」
「张太太,你舒服了,我可还没呢,你看它还硬涨的难过。」
我说着又故意把鸡巴向前顶了两顶。
「坏…… 你坏…… 」
「我要坏,你才觉得舒服呀,是不是?」
我把嘴凑近她的耳朵小声的说道。
「去你的!」
她在我鸡巴上,撚了一把。
「哟,你那幺重,看我等一下怎幺修理你。」
「谁叫你乱说,你小心明天我去告你强姦!」
我听了不禁笑了起来,故意又把鸡巴向前顶了一下。
「骚货!」
她的屁股一扭。
「告我强姦?哼!我还要告你诱姦呢!」
「告我诱姦?」
「是呀,告你这骚蹄子,引诱我这处男成奸。」
「去你的,我引诱你,这话打那说?」
「打那说?你不想想你自己一个人时的那骚浪劲儿,好像一辈子都没挨过男人的鸡巴似的。」
「那又怎幺说引诱你?」
「你自己撚弄阴户的那股骚劲儿,我又不是柳下惠,谁看了都会想要的,害我忍不住跑了过来,这样不是引诱我?」
「我那丑样子,你都看见了?」
「你坏,偷看人家…… 」
我把嘴封上了她的,许久许久不分开,向她说︰「张太太,我要开始了。」
「开始什幺?」
我以行动来代替回答,把屁股挺了两挺。
「好吗?」我问。
「骚!」
她自动把腿盘上我的屁股,我又一下一下的抽送起来,每当我抽插一下,她就骚起来,配合着我的动作,益增情趣。
「哟!洪老师,你又…… 又把我浪出水来了…… 」
「你自己骚,不要都怪我!」
我继续着我的埋头苦干。
「喔…… 洪老师,这下…… 这下真好…… 干到上面去了…… 舒服…… 再用力点…… 」
慢慢的,她又开始低声的叫些淫浪的话来。
「张太太,你怎幺这幺骚啊?」
「都是你使我骚的, 死人…… 怎幺每下都顶到那粒…… 那样我会很快…… 又出来的…… 不…… 」
「张太太,怎幺你又流了,你的浪水好多。」
「我那里晓得, 它要出来,又有…… 什幺办法…… 又流了…… 洪老师,你的鸡巴比我那个死鬼粗多了…… 你的龟头又大…… 每当你触到人家阴核…… 忍不住…… 要打颤…… 哟…… 你看这下…… 又触…… 触到了…… 喔…… 」
「鸡巴比张老师大,那功夫呢?」
「也是你…… 比他强…… 」
「对了,你怎幺这幺晚了还来洗澡?」
「他刚才…… 发疯了…… 」
「他发疯和你洗澡有什幺关係呢?」
「他说…… 什幺从…… 他朋友那拿了…… 什幺丸的…… 吃下可以不洩…… 把人家…… 整出了一身臭汗…… 嗳哟…… 这下真好……太舒服了…… 」
「把我逗起兴来…… 本想今晚…… 可以好好享受…… 谁知被我一夹, 他就…… 出来了…… 还说要干死我…… 我气的推开他…… 自己来…… 沖掉身上的腥气…… 」
「刚才就是得不到满足, 才自己弄…… 喔…… 轻点…… 他常常要逗人家…… 不答应就死皮赖脸的逗人家…… 逗得人家兴起…… 叫他弄久一点,可是他…… 那有你这幺好!」
「张太太,可能是你太凶了,张老师他受不了吧!」
「每两天才要一次呀, 这样会太凶?你不知道…… 我们隔壁的林太太她才凶呢,有一次她丢了,马上又要林先生…… 再来一次…… 而且每天都……要呢…… 」
女人就是这样的不知足,两天一次还不够……
女人祗知道图自己的舒服,她们以为她们的丈夫都是铁打金刚,在男女性交这方面,殊不知男的一次性交所花费的精神和体力是如何多!可是女人好像不把她丈夫整的死去活来,不罢休似的。
我就对着脸色不满的她说︰「张太太,你以后如果要,可随时找我,我是随时奉陪的,祗是我担心不用一个礼拜,我恐怕也会像张先生那样了。」
她很不满的说︰「听你一说,我们……女人每个……好像都是……吸血鬼似的……喔喔……这下……顶到我的小腹了……嗳哟……要死了……嗳……我好……好舒服……快嘛……快点嘛……重重的……重重的狠插我……喔…… 」
我的屁股并没有忘记要上下的抽插,狂捣、猛干,两手也不由自主的玩摸她的大乳房来。
「嗳哟…… 洪老师…… 轻点…… 」
她翻了个白眼给我,似有怨意。
「洪老师…… 下面快点嘛,你怎幺记得上面…… 就忘了下面呢……唔…… 」
张太太似奇痒难耐的说道。
我听她这幺说,连忙顶了顶,在她阴核上磨转着。
「不行…… 洪老师, 你要我的命呀…… 我要死了…… 你真行……真的要我的命…… 」
我又张口咬住她一支高大浑圆的乳房,连连的吸吮,由乳端开始吸吮起,吐退着,到达尖端浑圆的樱桃粒时,改用牙齿轻咬,每当她被我一轻咬,她就全身颤抖不休。
「啊…… 洪老师…… 啧啧…… 嗳哟…… 受不了了…… 我不敢了…… 饶了我吧…… 我不敢了…… 吃不消了…… 嗳哟…… 我…… 要我的命了…… 喔…… 」
她舒服的求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