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护士女友3

护士女友3




如果您支持激情网(517av.),请将本站地址转发给您的朋友!

(3)

  「苏雅,今晚你是我的性奴。」秦守好像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直起腰来回
身,很郑重地对女友说。略有些凸出的小肚腩下面,那条半硬不软的阴茎随着说
话晃悠晃悠的,上面的淫液已经有些干了。他双手拿着一大把乱七八糟的东西,
貌似有很多卷白色的绷带,还有很细的橘红色橡皮管子之类的,看不太清楚。

  女友抬头看了看,站了起来,想了想,又坐回床上,用手掩着胸脯,问道:
「我今天已经让你上过了,你还想要干什幺?」说话间,作势去拿枕头下的小内
裤。

  「夜晚才刚刚开始而已啊!我们还有7个多小时的时间呢,用来睡觉真是太
浪费了,你觉得呢?」秦守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到一边的小柜子上,走过来将女友
一把拉起抱进怀里,肆意地上下抚摸。女友稍微挣扎了两下,便开始娇喘连连,
整个人都软下来了的样子。看样子,她是准备任凭秦守的摆布了。

  「你平时和男朋友一起的时候,玩过SM吗?」秦守在女友的耳边温柔地问
着,下巴轻轻地在女友的玉颈上摩擦。右手是握着女友的乳房揉搓,左手却从女
友的臀沟里探进去,不知道手指现在在探索哪个秘穴。

  女友的两腿时而分开时而夹紧,似乎很享受,偶尔偷瞟一下房间上方的通风
口,眼神里的淫荡掩盖不住一丝羞涩。右手悄悄地在身后抓住秦守的肉棒,来回
套动,左手却抓着自己空着的左乳。

  「我男友……才舍不得虐待我呢!他最多只舍得用皮带绑住我的手……」其
实我们平时玩SM的程度不只这幺一点,偶尔是会玩玩捆绑、灌肠、强奸游戏之
类的,只是我舍不得在小雅身上留下伤痕,所以程度都很轻,而且因为小雅有点
怕痛,我从来都没有把肉棒插到她的菊穴里面去过,只用过手指和细的按摩棒。

  「轻度的SM可是很有情趣的哦,可惜今天没有作准备,找不到什幺合适的
道具呢。」秦守说着,搂着女友慢慢移动到房间的中间,然后松开手退到了小柜
子旁边。

  女友好像有点不适应身上突然空落落的感觉,茫然地看着秦守,左手还不知
所措地停留在自己的乳房上。秦守拿起一卷绷带,撕开,对女友说:「贱人,跪
下,爬过来。」女友楞了一下,曲膝跪了下来,然后扭着圆滚滚的小屁股向秦守
爬了过去。

  秦守让女友直起身子,捧着女友的脸仔细端详了一下,说道:「我要把你的
眼睛蒙上。」然后便用那卷绷带在女友的脸上认真地缠绕起来,起先只是绑住眼
睛,之后越绕越多,连头发也一起包了进去,整个头部只剩下鼻孔、耳朵和小嘴
位置的开口。

  「你想干什幺?」女友有点惊疑地问。因为眼睛现在什幺都看不见,从心底
出现了本能的害怕感。

  秦守没说什幺,走到跪着的女友身后,另外,撕开一卷绷带把她的手腕反捆
在一起,试了试松紧,又在手肘的部位用力捆了几圈,让女友的双臂向后收得更
紧,这样可以让乳房显得更坚挺突出。

  「色狼,你想把我捆成什幺样子?」女友的声音里已经更多的是柔媚,带着
一丝微微的期待。秦守蹲下来,把女友推倒在地上,用绷带在女友的两个脚踝上
各绕了几圈,分别打了个结。

  女友的胸部直接摔到地上,痛得叫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什幺,就被秦守把
小腿弯到贴紧大腿的位置,然后用绷带把先前反绑的双手和脚踝绑到一起,用力
收紧。现在女友的身体呈现轻度的反曲,类似传说中的四马攒蹄的姿势。

  秦守把捆好的女友从地上抱起来,面朝下地放到了椅子背上。这样一来,女
友的全身重量都压在小腹和乳房上,像木乃伊一样的脑袋从椅垫边缘垂下来。折
叠的双腿由于重量的关系稍稍打开并下垂,却被绷带拉紧。

  这样的姿势会很难受,我心里想。可是秦守似乎还没有完全满意,又在小雅
脑后系了根绷带,把她的头努力向后拉,然后和手腕的绑带捆到一起,这样可以
让女友的头尽量地抬起。

  「先等我一下。」秦守在女友耳边很温柔地说了句,然后起身,狠狠地在女
友的阴户上啜了一口,转身出门去了。

  女友高高撅起的屁股正是对着我这个方向,浅褐色的小屁眼里面居然露出半
截钢笔,看样子是秦守刚才出去的时候顺手插上去的。女友的身体被绷得很紧,
微微发抖,看起来很吃力,又不敢大幅度的挣扎,怕从椅子背上掉下来。

  我突然注意到,秦守刚才离开的时候没有关门,而且房间的灯是开着的。假
如这个时候正好有人从护士值班室门口走过,就会发现里面有个被捆绑起来的赤
裸少女,下体大刺刺地对着大门,肛门里还插着支钢笔……还只十一点不到,完
全有可能出现个路人甲什幺的。万一这样,那可就麻烦了,不过真的是很刺激的
玩法呢,我期待着秦守能给我点新的惊喜。

  约莫过了十分钟,秦守回来了。这次,他推了一辆护士送药用的不锈钢小推
车,还拉着两个底下带轮子的老式移动输液架。一堆小轮子滚动的声音显然也让
女友觉得紧张,尤其是在她什幺也看不见的情况下。

  女友挣扎的动作激烈了一点,两腿不停地开合,小屁眼激烈地蠕动,把那支
钢笔推了一大半出来。

  「小骚货,不乖了吗?」秦守一边说,一边把带来的两个输液架摆放在女友
身后两侧,然后又到房间角落里拉出另外两个同样的架子,摆在女友头前两边的
位置上。

  女友听出是秦守回来,安静下来。秦守走到女友身后,解开系在手和脚之间
的绷带,然后拉起女友的双腿,分别把脚踝上绕的绷带挂到了两侧的输液架上。

  那种老式的输液架底下是十字型的铁底座,下面四个万向滚轮,带锁定的,
主体是套在一起的两节铁管,可以调节高度,用一个螺栓拧紧定位。上面一节铁
管顶部是个十字形铁架,有四个钩子用来挂输液瓶,现在是调节到大约齐胸的高
度。

  女友的双腿被举高,重心变得更冲前,整个人几乎都压在自己的乳房上,痛
得又叫了一声。秦守不慌不忙地走到女友前面,解开她的双手,在手腕上缠了几
圈绷带,两手分别挂到了前面的两个架子上,然后小心地撤走椅子,女友就变成
了四肢悬空地悬挂着的状态。

  「还满意吗?」秦守蹲在女友低垂的头旁边问。不等女友回答,又自言自语
地说:「我叫了杨波过来一起玩,他说还要等半小时才能来,我们先洗洗你里面
好了。」

  女友听到杨波的名字好像变得很惊慌,开始剧烈地挣扎扭动,并且向秦守求
饶:「不要,我不要杨公公,我不要和那个变态的做爱!你快放我下来……」秦
守仍然是不慌不忙,从不锈钢小推车下面拿出了一个大搪瓷缸,挂到女友右腿那
个输液架子上,然后把搪瓷缸下面的一根橘红色橡皮管涂了些不知道是水还是油
的液体。

  左手拔掉女友肛门上还插着的那支钢笔,然后拇指与食指分开臀瓣,右手将
管子慢慢地插进直肠里面去。秦守插了大概二十公分才停手,然后拿掉橡皮管上
面的一个夹子。

  「你用什幺灌我的肠?快放我下来……」女友显得越发紧张,想奋力挣扎却
又感觉到悬挂自己的东西不太稳定,怕用力过度受到伤害,喊叫的声音也有点色
厉内荏。

  秦守走回女友面前,调整了一下两个输液架的间距,让女友的头处在一个合
适的高度,然后揪住女友头上包的绷带把头拉起来,用重新挺起来的大肉棒在女
友脸上拍打了几下。女友顺从地张开嘴,含住了秦守的肉棒。

  秦守双手轻松地搭在两边的输液架上,粗腰有节奏感地小幅度前后挺动,一
边还在劝女友,「其实杨公公只是看起来很变态而已,其实他的性能力满强的。

  而且他没有精子的,你和他做爱又不用怕怀孕……」女友嘴里被塞得满满的,
无法回答,只是还呜呜地摇着头。

  随着秦守慢慢地抽插,女友的唾液也慢慢地从嘴角流出来,一滴滴的滴到地
上。随着搪瓷缸里的东西慢慢流进肛门里面,女友开始不舒服地扭动,两腿一蹬
一蹬的。

  灯光下,四肢大张悬挂半空的赤裸女体,包裹得像木乃伊一样的脑袋,还有
隐没在雪白臀缝里的细细橡皮管,四根丑陋的铁架,构成了一幅诡异而性感的画
面。秦守挺动的节奏越来越快,幅度越来越大,插入得也一次比一次更深,女友
的整个头部好像都埋进了他下体茂盛的毛发中。

  「大概已经插到喉咙里了吧……」我暗自想,手上撸动自己肉棒的速度也越
来越快,终于也浑身颤抖地射出了今晚的第一发乳白色液体。

  秦守突然停住,好像听到什幺声音的样子,跑到女友身后把橡皮管拔出来,
和搪瓷缸一起塞到床底下。女友的小嘴得到一点喘息的空隙,深呼吸了几下,正
想说话,突然听到秦守说话了。

  「公公,这幺慢才来啊?」来人显然就是刚才提过的杨波,只是不知道是个
什幺样的家伙。

  「我不是公公!」门口有人回答,声音有点尖细,好像很愤怒的样子,「都
是你这个混蛋,到处跟人家说我的坏话!刚才有急诊拍片,所以来晚了。」一个
穿白大褂高瘦的背影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晃悠着走到女友的身后,直接就伸手抓
住女友的屁股捏了几下,然后「啪啪」地拍打两下,满意地说:「这钮是谁,貌
似不错啊,调教过了?怎幺蒙着面不敢见人?」

  女友闷声不敢说话,显然怕被杨波认出来,只是肚子里正在翻江倒海,全身
微微地颤抖。秦守在一边笑着说:「人家是不敢见到杨公公你的尊容,怕被吓到
阴道乾涩。」说话间又走过去捧起女友的头把大肉棒塞进她嘴里. 那杨波显然不
止一次和秦守一起玩这种成人游戏,很熟络地自己脱掉衣服露出一身排骨,走到
女友身后抓住女友的屁股往两边分开,作势便要进入。他的阳具长得十分奇怪,
阴茎比一般人都要细,长度却至少有两握半,龟头尖得彷彿犬类,睾丸却只有常
人一半大,阴毛稀稀疏疏的只有几十根的样子。

  也许是出于一种习惯,杨波的右手大拇指在女友湿漉漉的花径口蹭了两下,
便往小菊花里面刺了进去。女友突受刺激,细腰一挺,肚子里发出了连我都听得
到的一声巨大轰鸣。杨波的手指一插进去便发觉到了不对,可此时却不敢立刻拔
出来,反而更加用力地向里塞直没到虎口。

  「小白狼,你个混蛋,你刚才给她灌肠了?你是不是存心想要阴死我?」杨
波的语气几乎要抓狂,却不敢乱动,生怕手一松女友的排泄物就会喷射而出将来
不及躲闪的自己浇个通透。

  「你自己想个办法处理啊!」秦守笑着说,同时把自己的阴茎深深插进女友
喉咙里,弓身去握悬垂着的一对丰乳。杨波无奈地左右张望一番,最后探身从不
锈钢小推车里抓过一张叠好的白布单,单手抖开,盖在女友屁股上,让布单的大
部分从女友的两腿间垂下。秦守暂停下对女友小嘴的抽插,拿了个盆子过来放在
布单下方,然后躲到房间的角落里. 「小白狼,你个实验党,你给我记着,你拿
这钮做实验就算了,居然把老子也绕进去……」杨波骂骂咧咧着,摆好架势,右
手突然一拔,顺势将布单按在女友腿间。一声洪亮的「噗~~」,布单明显地抖
动了起来,房间里瀰漫着一股恶臭,片刻之后有黄褐色的的固液混合物顺着洁白
的布单滴滴答答地流到盆子里,转眼就是大半盆。

  「差不多了。」秦守躲在角落里,手掩口鼻,眼里却尽是笑意。杨波却是一
脸狼狈之色,又等了几秒,确定女友的小肚子里再没有什幺东西继续喷发出来之
后,才松了口气,用那块布单在女友胯间随意擦了几下,扔到污秽的盆子里,又
从小推车上拿过一瓶生理盐水,对着女友的下体冲洗一番。

  秦守或许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主动拿起屎盆子去处理了。杨波没好气地打
开窗户通风,又把空调的风力开到最大,走回女友头边蹲下,捧起女友的下巴细
细端详。

  「你到底是谁呢?你穿的鞋子好像是林彤的,可是你的胸明显比林彤大。你
的下巴和嘴唇很性感,也许我应该趁秦守不在的时候打开纱布看看你是谁。」杨
波自言自语着,准备要揭开女友头上的绷带,手伸到一半,却又缩了回去。

  「算了,还是不要相见的比较好,既然你不想让我知道你是谁,以后见面的
时候也少几分尴尬。像我这样天生没有生育能力的废人,还是比较适合生活在黑
暗的X光机房里面呢。」

  杨波的语气听起来有点颓废,却忽然转为兴高采烈,「不过,今晚既然我们
有缘,就让我和小白狼尽情地带给你不一样的性爱体验吧,我们两个经验很丰富
的哦!」

  女友不敢吭声,杨波带着一种有些疯狂的神色,轻柔地抚摩过女友的全身,
随后蹲在女友后面,埋头进女友的下身,看样子是在给女友口交,两手探到前面
去蹂躏女友的乳房。「吧唧、吧唧」的口水声和淫水声越来越响,女友开始有些
感觉,身体重新开始扭动,鼻子里发出了隐约压抑的哼声。
.<input name="" type="button" value="点击此处,将该篇精彩内容推荐给您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