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驾训班豔遇

驾训班豔遇
  为让考取学习执照的佩珍握方向盘,汉洋是她的道路驾驶教练。

  「在下一个十字路右转!」大约经过二十分钟后,汉洋说道。

  佩珍在绿灯的十字路口慢慢向右转。剎那间,一个幼儿园的小男孩冲出到车
前。

  「危险!」汉洋大叫的同时,尽速踩下助手席前的脚煞车。

  教练车的车头冲出斑马线,熄火停住。

  男孩露出恐惧的眼光,几乎要撞上教练车穿过马路跑走。

  佩珍伏在方向盘上,后背起伏不停。

  「啊……吓死我了!我以为撞上那男孩了……」不久后,佩珍抬头说。

  后面的车按喇叭催促开车,佩珍发动引擎,通过十字路后在路旁停车。

  「啊!我怎幺办?」佩珍扭动身体。

  「你怎幺了?」汉洋看着佩珍,他心脏直跳动。

  汉洋心里想:有时女人在受到惊吓时,月经就提前开始。若是这样,就要暂
时停止驾驶,去买生理用品。

  「是不是月信突然来了?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汉洋温和地问。

  负责教佩珍,汉洋今天是第一天。

  佩珍她的身高约一百六十公分,胸罩可能是穿C罩杯。坐上教练车时,态度
很镇定,判断她是有夫之妇。

  年龄是二十八,不会超过三十岁。说她是位美女,不如说可爱更妥当,留下
幼女般的表情。

  汉洋看到她时,心里想:她是个使男人搂在怀里的那种女人。

  「不,月信刚过去,我是标準的三十天型,从没有差误。」

  佩珍红着脸摇头说道:「可是……」

  「可是什幺?」

  「我有很怪癖的毛病……」

  「怪癖的毛病?」

  「受到惊吓时,就会……」佩珍低下头。「知道了,是不是受惊会漏尿?」
汉洋说着。

  以前曾教过几名有这种毛病的女人,教驶完后女人下车后座位是湿淋淋的。
漏尿后不说一声就走了,那样的女人就不会再来驾训班。

  佩珍转开脸,轻轻点头。

  「如果有这样的毛病,最好来驾训班前先用好卫生棉……」

  「卫生棉是不够用的。」

  「那幺,就用成人纸尿片。我看过有这样的女人,一旦漏尿后就不来,已经
拿起学习执照,实在可惜,所以下次遇到这样的女性,要建议她使用纸尿片。」

  「我是用了纸尿片啊……」佩珍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那就好了,不用担心啊!」

  「可是,我想换!刚才的惊吓使那个东西湿了……」

  「原来如此……」汉洋露出困惑的表情向四周观望:「如果有公共厕所或车
站就好了,但这一带没有……」

  这时突然注意到路边的旅馆广告牌上面写下一个「红绿灯转二百公尺」。

  佩珍也在看着广告牌,好像只好去那里,除此之外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了,请把汽车开到那里去吧!」

  「正在学习中,你自己开吧!」

  「要我开车进入旅馆吗?」

  「是啊!」

  「那样我会出车祸!只是想到要进入旅馆,就紧张得身体发抖了……」

  「好吧!我来开。」

  汉洋从助手席下来,改坐到驾驶座上,佩珍从驾驶座上移到助手席。

  汉洋将车开到十字路口左转,照广告牌的指示开进旅馆的大门。旅馆的一楼
是车库,二楼是客房。客房分为卧房和浴室,二间的大小都差不多。进入客房后,
立刻响起电话铃声,是确定是否已进入客房的电话。

  「临走时请打电话到柜檯!请休息吧!」女人的声音说完后就挂断。

  「什幺电话?」柜檯打来的,要我们休息。

  「哦!那就好,我还以为有熟人看到我进入旅馆打来的,害我又漏尿了。」
佩珍靠在墙上说。

  「我去浴室取下尿片,然后去洗澡,如果不洗会过敏生红疹。」

  佩珍深呼吸后,想往浴室走去,汉洋立即抓住她的手拉过来。佩珍摇摇摆摆
地倒入汉洋的怀里,汉洋立刻把嘴压在佩珍的嘴上。佩珍挣扎着,但不久就不动
了。

  汉洋一面吻,一面把手伸入裙子里。佩珍穿的不是裤袜,是膝上的长袜。

  长袜上是光滑的大腿,上面有隆起的纸尿片。汉洋把佩珍推倒在床上,撩起
她的裙子,露出用纸尿片的下半身,雪白的大腿在纸尿片下显得特别性感。纸尿
片是裤状,在腰部用魔术带固定。

  「你要做什幺?」佩珍软弱无力的问。

  「看你像少女般的脸,我就觉得像保护者,很想替你更换尿片。」

  汉洋开始拉开魔术带。

  「啊!那样太难为情了,有尿在上面的……」佩珍压住汉洋的手。

  「还是我给你换,就交给我吧!」

  「吱吱」的拉开腰上两侧的魔术带,解开纸尿片。

  「啊!」佩珍用双手盖在脸上。出现湿湿的黑毛贴在上面的耻丘,闻到强烈
的尿味。

  汉洋用换尿片的要领,用尿片干的部份擦拭阴毛和阴户的肉缝以及屁股,然
后把纸尿片弄成一团。湿湿的黑毛很快就干了,离开耻丘站立造成立体的三角地
带。

  汉洋把嘴压在毛丛上,干的尿味变成女人的味道,进入汉洋的鼻孔,汉洋的
舌头找到肉缝。从阴户中涌出不是尿的液体,用舌尖捞起那液体,涂在肉缝上端
露出在花蕊上。

  「啊……」佩珍的屁股弹动一下,「不要舔那样髒的地方……」佩珍说。

  佩珍虽这样说,但把双腿分开抬起花蕊。这样一来,更容易向花蕊攻击。用
舌尖在花蕊上拨弄时,佩珍的身体多次弹动。「你不觉得髒吗?」佩珍哼一声,
然后才这样问「我不觉得髒,但有一点酸酸的,可是口渴了……」

  汉洋回答时,不能用舌头,所以用手指摸弄花蕊。「啊……」佩珍的上身向
后仰,肉缝缩短成一半。汉洋一面玩弄花蕊,一面仔细看佩珍的阴户。

  在花蕊下分成两片的淫唇,内侧是粉红色,外侧是红色。淫唇的发育很好,
但不是很厚。肉缝不长,因此尿道口是一半向着通路开启,这样在尿水出来时应
该会绕到通路的入口处。

  汉洋觉得,漏尿的毛病可能和肉缝的长短有密切关係。如尿水没有碰到通路
能有力的形成秘物线时,女人的肉体只会感受到放出感。可是尿水直接射击在通
路的入口上,就会产生快感,而且浇在入口的尿水在这里改变流向,会沾湿肛门
和大腿流下去,这样也会产生快感。

  换句话说,下半身被尿水弄湿的同时,暂时徘徊在恍惚的境地。如果身体已
经习惯漏尿,很快就能产生快感,以后就更容易漏尿。「你漏尿时,不会一直向
前飞吧?」汉洋一面玩弄花蕊,一面问。「好像不是向前的……」「会从屁股上
流下来吧?」「你……为什幺知道?」佩珍从盖在脸上的手指缝中看汉洋。

  汉洋脱下衣服后变成赤裸,挺立着的肉棒好像是冲着佩珍的黑丛地带瞪大眼
睛。汉洋把佩珍的衣服脱光,她完全没有反抗。「我可以弄吗?」汉洋跪在佩珍
两腿之间,再问一次。「你已经知道我全部的秘密,还有什幺办法?但你不能告
诉别人!」

  「当然不会说了!」汉洋用肉棒的龟头在溢出蜜汁的短小肉缝上摩擦着,同
时点头。

  龟头对正通路的入口处,屁股用力向前挺,「啊……啊……」佩珍仰头髮出
哼声,同时迎接肉棒进入,佩珍雪白的肌肤被染成粉红色。乳房是很适当,不会
太大也不会太小,微量褐色的乳头在乳晕中直立,她的乳头髮育超过乳房。

  把肉棒插入到根部后,汉洋把乳头含在嘴里。在这剎那,原来软软包围肉棒
的通路猛烈收缩。「唔……」佩珍叫了一声,握住汉洋没有含乳头的乳房,向乳
头的方向摸过去。

  通路的收缩有节奏的进行,就如乳头和通路是直接的,在乳头上刺激时通路
就会收缩。汉洋停止在乳头上亲吻,专心抽插动作上,这样一来通路就鬆弛。再
度把乳头含在嘴里时,通路也又开始收缩。汉洋决定要继续爱抚乳头。「啊……」
佩珍的兴奋逐渐高昂,发出苦闷的哼声,「我快要洩了……」佩珍抱紧汉洋的头
这样说。

  「啊……我要漏出来了……」佩珍又说。「漏出来?」「每次都是忍耐的,
但忍耐时洩的程度就会浅,我不想用忍耐的洩出来。」「那就不要用忍耐啊!」
「可是会把床弄湿了!」「有没有準备纸尿片?」「有!」佩珍把弄在床上的皮
包拉过去,从里面拿出新的纸尿片。

  汉洋让佩珍抬起屁股,把纸尿片铺在下面:「这样就不用担心弄湿床了,不
用忍耐的洩出来吧!」「好的,谢谢!」佩珍闭上眼睛。

  汉洋再把乳头含在嘴里,恢复原来抽插的动作。「啊……啊……好……」佩
珍用很大的声音,一面叫一面挺起屁股,声音越来越大,也变成迫不及待的音调。
肉的通路夹紧,几乎要把肉棒夹断的样子。「漏出来……漏出来了……」佩珍的
身体向后仰,嘴里喃喃的念着。

  就在这剎那,汉洋感到耻骨一带开始增加温度,这样的温度引起快感,唯有
那里有怀炉般奇妙的温暖。

  佩珍的头向后仰,翻出白眼,全身小幅度的痉挛。汉洋悄悄的看去结合部位,
就如同喷泉慢慢的冒水一样,从佩珍的阴户有流出,沾湿汉洋的阴毛。只有这里
感到温暖,就是这道水流的关係。压迫结合部时,温暖的快感顺着扩散,强烈的
快感使汉洋不停的发出哼声,射出精液。

  佩珍软绵绵的,一直不肯从床上起来。因为学习驾车的时间快到了,所以必
须回训练班。「起来!去浴室洗一洗好回驾训班。」汉洋拉起佩珍进入浴室。

  佩珍勉强站立,汉洋在佩珍身上涂抹香皂。「洩出来时也漏尿了……」用篷
头在黑毛上沖洗时,佩珍好像怕痒的扭动身体。「暖暖的很舒服……」「不会讨
厌吗?」「正好相反啊!」「我也很舒服。过去和丈夫性交时,拚命的忍耐。」
「该漏出来!我想你先生也一定会高兴。」「会那样吗?」「你是喷潮的女人,
那是最好的性器,不用怕羞,大大的漏出来。」「如果丈夫会高兴,我倒愿意试
试看,可是他讨厌闹出离婚事件。如让他知道,我要你负责!」

  「绝对不会的!」汉洋给她保证,用手指拨开阴唇,插入中指把里面的精液
洗出来。「準备的纸尿片也不能用,我不穿内裤回去,开车时怕尿会尿湿驾驶座
上,还是你开吧!」佩珍说。「好吧!」

  汉洋付帐后,驾驶教练车离开旅馆。想到助手席上的佩珍没有穿内裤,虽然
刚刚才做爱,但肉棒又抬起头。「改日还想和你做爱……」汉洋对着佩珍看一眼。
这样可怕的秘密都被你知道了,我还能拒绝吗?」佩珍歎一口气,接下去说:「
但不要拖拖拉拉,这种事久了一定会被发现!」「那幺再见面二次,不会再要求
了!」汉洋定下次数,他不希望和驾训班的学生发生关係的事被公开。

  「能保证吗?」佩珍叮咛一句。「我保证!」汉洋点头答应。「那幺下一次
在星期四的下午六点吧!」「好啊!」「那个时间我在驾训班前的公车站等你!」
「知道了!」汉洋心里重複一次时间和地点。「喂!」佩珍握着汉洋的手:「下
次约会时,我也会穿纸尿片来哦!」佩珍说。「那是最好的!打开纸尿片是比脱
三角裤更有性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有了纸尿片,就不用再铺毛巾或
塑料布,就可以在开放的情形能那个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但下次我会要你在上面或我从背后插入,不一定在屁股
下。」「不要叫我做太奇怪的姿势啊!」佩珍的呼吸有点急促,大概是幻想女人
在上或背后的姿势吧!

  汉洋一只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伸入佩珍的裙子里,在耻丘毛下抚摸着,那
里有新的蜜汁不停地涌出。汉洋在星期四下午六时,驾驶自己的车离开驾训班。

  佩珍一个人站在公车站前,让佩珍上车后,开往上次去的旅馆。

  跑那一次已经六天。

  「你的脸看起来好像很疲倦的样子……」汉洋从佩珍的侧边看去说着。

  「因为从那次后是每天啊!」

  「什幺那次以后?」

  「就是和你睡觉的那天晚上,因为很舒适,回去时你又把我的身体弄湿了,
所以又和老公做爱。结果从那次后,丈夫每天晚上都来,星期六到星期日,还要
求四次……」

  「每次都漏了吗?」

  「铺了纸尿片……」

  「我说过你丈夫会高兴的。」

  「可是没有想到会那样着迷啊!」佩珍露出艳丽的眼神看着汉洋。

  次数太多时,子宫形成持续充血的状态,出现在眼上就会艳丽了。

  「那幺今夜他还会要求吧?」

  「因为要出差。如果早知道丈夫会这样,今天就不和你约会了,现在真想休
息……」

  「那……就这样回去吗?」

  「不用了!反正已经出来了,也想早点完成我们的约定。」佩珍懒懒的说。

  汉洋伸手到佩珍的裙子,她穿了纸尿片,证明她準备和汉洋做爱,裤子里的
肉棒硬起来。汉洋让佩珍从裤子上握住硬起来的肉棒,踩下油门。

  进入旅馆的房间,汉洋一面吻一面把佩珍推在床上。

  脱掉裤子,拉开纸尿片的魔术带,露出秘密的黑毛。

  没有像上次那样漏尿,所以没有尿的味道,但散发出闷热的女人味,透过毛
看到毛下的肌肤发红。

  「做爱是很激烈吧?」汉洋用手摸佩珍的阴毛。

  「能看出来吗?」「肿肿的还有热度……」汉洋用手指拨开阴唇。

  肉洞里不是粉红色,红红的肿起来。看完后脱去佩珍的衣服,汉洋自己也脱
着精光。

  把佩珍的双腿分开得很大,用舌头舔女人的花蕊,花蕊的粘膜也有热度。

  「今晚没有酸味……」很体贴的用舌头轻轻在花蕊上爱抚。「因为我在出来
以前洗过澡……」佩珍说话时身体不停的弹动。

  汉洋很细腻的在花蕊上用舌尖爱抚,蜜汁慢慢涌出来,一直到蜜汁流到纸尿
片上,不停地用手指头轻轻舔花蕊和花瓣,同时不忘记抚摸乳头

  佩珍的身体像被溶化时,汉洋要她把身体转过去,这是从背后结合的姿势。
「我是不太喜欢这样的。」佩珍虽这样说,但还是做出汉洋要求的姿势。

  汉洋将肉棒对正佩珍的肉洞口,就从背后插入,洞里像火一般的炽热。汉洋
用双手抱住屁股,开始进行抽插运动。「啊……」佩珍用手抱着肚子扭动着屁股。

  从肉洞流出蜜汁,但一直都没有出现喷潮现象。

  「对不起,用这种背后插入的姿势没洩出来过……」佩珍说。

  「女人在上的姿势呢?」

  「有过几次……」

  「那幺你就到上面来吧!」汉洋铺好纸尿片,自己仰卧在上面。

  「真好笑,像婴儿一样……」佩珍笑起来。

  「婴儿能这样吗?」汉洋把沾上蜜汁而发出光泽的肉棒对向佩珍。

  「婴儿会这样的话,妈妈们会引起慾望,说不定会强姦婴儿了。」

  佩珍一面说,一面握好肉棒导向自己的肉洞,轻轻坐下去,肉棒很顺畅的进
入肉洞。「啊……好舒服……」佩珍骑在汉洋的身上,开始巧妙的活动屁股。

  汉洋期盼将有出现喷潮的现象,从下面配合佩珍的动作挺起屁股……

             第二章偷情的经验

  「请多指教!」

  当淑真第一次坐在汉洋的教练车时,汉洋的心脏跳动是不规则的。因为淑真
所穿的迷你裙,几乎能看到三角裤。她坐下去时,大腿快要露到屁股。汉洋不由
得看淑真的脸。大概是二十四、五岁,从镇定的感觉知道她是有夫之妇。淑真幼
稚的脸孔,好像没有性交经验。说她是美女,不如用可爱形容更妥切。你今天开
始要公路驾驶了,汉洋假装看卡片偷看大腿。她大腿完美无缺,和幼稚的脸孔相
反,汉洋把视线从大腿移向胸部。安全带使乳房显得更突出,胸部也相当有量感。
方向盘显得高一些,这表示淑真的身材娇小。

  「那幺在场内开一圈后出发吧!」汉洋催促。「是!」淑真踩下离合器,放
进一档,鬆开手煞车,开动教练车。每次淑真踩离合器,迷你裙就越来越撩起。

  「这个女人也是性慾不能满足的有夫之妇……」汉洋看着淑真的侧脸,留有
少女影子的脸上唯有嘴唇不相配,她的嘴唇厚又极富有性感。来驾驶班的大多是
有夫之妇,都穿长裤。就是穿裙子,也穿盖住膝的长裙。

  汉洋等教练们一方是教练,一方面也是对丈夫不满足的已婚女人最适当的畸
恋对象。

  开到公路上,淑真开车的动作很熟练,不像是第一次上路的人。

  「你不像是第一次开车……」汉洋看着淑真的侧脸说。

  「因为过去我有执照,忘记更换,已经过期三年了。」淑真说话时露出雪白
的牙齿。

  「你可以直接去监理所申请啊!」

  「算了!反正有空决定从头开始……」

  「那幺就没有什幺教你的了。」汉洋露出讶异的表情。

  说实话……我是想偷男人的……」淑真对着汉洋看一眼,说出大胆的话:「
因为现在不是流行婚外情吗?我也想试试。我这生和男人发生关係的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我丈夫

  「那样不是很好吗?」

  「当然不好!只知道丈夫的身体,不觉得可怜吗?」

  「是那样吗?」

  汉洋再度在淑真身上打量,她的身体生来就是和男人做爱:「不错,有这样
的身体只让丈夫一个人享用,岂不是太可惜了?」

  「我听有过婚外情的朋友说,男性的生殖器有各种形状,大小都不一样。」

  「好像是的!我知道女性是各不相同,但男人的我还没有比较过。」

  「你没有比较吗?听说真的不一样,硬度、勃起的角度不同,持续时间也不
一样……」

  眼前的斑马线上有位老妇人走过,淑真想踩煞车,但脚滑落了,靠汉洋踩紧
急煞车才能免一场车祸。「你怎幺了?」「对不起!我的脚滑掉了……」「脚滑
了?」

  「我的三角裤里是洪水状态呀!」淑真看着汉洋,她的眼睛湿润露出慾火,
还轻微充血:「你换我开车,带我去能偷情的地方。公路教练太无聊,我们去床
上教练吧!」

  「我可以吗?」「你是我喜欢的那种男人……」淑真恨不得马上就想接吻。

  「已送上门了,不能不要吧……」汉洋想着,从助手席下来。

  淑真跨过排档桿移到助手席,很清楚的看到穿裤袜的三角裤。汉洋把教练车
开到一家豪华的旅馆。

  「啊!我终于要偷情了,心跳快要爆炸了!」淑真把手放在胸前。

  「如果让你的老公知道可不得了啦!」汉洋把车开进停车场说着。「我现在
是不会想那种事的。」

  淑真先走下教练车,等汉洋下车后,紧靠在汉洋的身上,紧紧搂住他:「我
好像走不了……」淑真的表情很兴奋。汉洋搂着淑真的脸,走进旅馆到柜檯拿锁
匙。

  「请坐电梯到三楼。」女人说。按那女人的指示坐电梯上三楼,有一间房前
红灯在闪亮,就是这一间。

  淑真先走进去,汉洋跟着进去后把门锁上。淑真站着直发抖,汉洋把她的身
体转过来,抱在怀里接吻。淑真伸出舌头,汉洋的肉棒已勃起。

  那是很长的吻。「嘻嘻……」吻后淑真不再发抖,很难为情的笑着,用屁股
顶在坚硬的肉棒上。

  汉洋脱下上衣,淑真鬆开他的腰带,拉下拉炼,裤子滑落在脚下。淑真跪在
汉洋前面,把脸靠近隆起的地方,从内裤上咬肉棒一部份,在那里留下淡淡的口
红印。

  「不能弄上口红啊!被老婆看到就不好解释了!」汉洋温和的指责。「对不
起!不习惯偷男人的女人真没有用!等一下我给你洗……」淑真说完就把内裤拉
到脚下,兇猛耸立的肉棒瞪着淑真的脸。

  「好棒啊!肉茎上的血管冒出来……」淑真瞪大眼睛看肉棒,然后轻轻的伸
手握住,「啊!好硬又好热!」好像要测试硬度,不停在手里握住。「又硬又热!
你老公也一样吧?」

  「可是硬度不一样,好像你的硬多了!」淑真比较保守的揉搓:「就是热度
也有微妙的差异,你的至少热一、二度……」

  「和已习惯的对象性交也会低潮,硬度和热度都会降低一点吧?」「这样说
来,对像若是我,我丈夫的硬度是马马虎虎了。」淑真咬下嘴唇:「而且你的这
个龟头是胀起的,插在里面一定会颳里面的肉。」。淑真轻轻摸龟头。大概淑真
老公的龟头是直桶式的,没有龟头伞。

  「我可以闻一闻吗?」淑真抬头看汉洋。

  「好啊!但今天还没有洗澡,味道也许强烈……」

  「如果洗澡了,只能闻到香皂的味道了吧?还是不洗的好……美丽的鼻尖几
乎要碰到肉棒,做深呼吸。

  「啊!这就是男人味吧?」淑真闭上眼睛,露出陶醉的表情说:「好味道!
比我丈夫的味道更有男人味!」淑真每闻一下就深呼吸一次,不停的闻。

  「不知道是什幺味道?」抬起头问汉洋。

  「我不知道……」汉洋摇头。除非是特效演员,男人是没有办法把自己的肉
茎含在嘴里。

  「我可以尝尝吗?」淑真红着脸,徵求汉洋的同意。

  「请吧!」汉洋的腰向前挺,龟头碰到柔软的嘴唇。淑真把嘴张大,轻轻把
肉棒含进嘴里,但只能勉强让龟头进去。温暖的感觉包围着龟头,那种感觉很舒
服。

  淑真用舌尖在龟头上摩擦,「好吃!鹹味刚刚好……」淑真的嘴离开一下,
口水从龟头拉成一条线。再次把龟头放进嘴里,淑真就把汉洋的屁股搂住,前后
摇动头,用嘴唇爱抚肉棒。那可爱的脸又小小的那样弄,汉洋已经有点冲动,很
想射出精液。

  汉洋把这种感觉告诉淑真,只要淑真说想比较男人的精液味道,就準备放射
在她嘴里。

  「要和你老公的精液比一比吗?」

  「啊!不要!我不是个很贪吃的人,只有这个我无论如何也吞不下去,还不
如……」淑真红了脸有点犹豫。

  「还不如什幺?」汉洋催促。

  「想把这个放进去……」淑真握住肉棒低下头。

  「知道了,给你插进去吧!」汉洋让淑真站起,带到床上使她仰卧:「立刻
插进去没有意思,按我的方法给你做前戏吧!你来比较老公的前戏,看谁弄得好
也很有意思啊!」

  「我丈夫很会弄前戏!」淑真的口吻像在煽动汉洋的竞争心。

  「我可不能输给他,要看我的手腕不要?看我用舌头和手指好好的给你又舔
又摸一番……」

  汉洋开始脱淑真身上的衣服。

  「啊!听到你的话我就要醉了……」淑真深深的吸一口气。脱上衣出现粉红
色的胸罩,没有动胸罩,先撩起迷你裙脱裤袜。雪白的大腿有一层汗,虽然可惜,
但也只好脱下了。

  拿住裙摆向下拉,淑真配合动作抬起屁股,顺利地将裙子脱下。淑真是穿在
侧腰繫带的三角裤,三角裤的布只能掩盖耻骨的部份,阴毛很勉强的没有从那块
布溢出来。

  「这是想偷情的女人想穿的三角裤……」汉洋手指顺着布边摸过去。

  「啊!好像有虫在爬!」淑真扭动下半身。

  汉洋伸手到淑真的后背,解开乳罩。取下乳罩时乳房摇动几下,大概擅长前
衡的色彩散发出奇妙的性感。

  「你的身材真美!会使男人疯狂的身躯!你的老公一定很不放心吧?」汉洋
说出淑真期盼的讚美词。

  「嘻嘻!但你不能迷上我,只是想偷一口吃而已,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

  「真是坏太太!」汉洋轻轻吸吮红色的乳头,乳晕的汗毛一张开出现粟米,
在乳头和乳晕舔一下。

  「啊……」淑真的腰挺起摇动。

  乳房上有女人的体臭,在两个乳房上玩一阵后,汉洋将舌头向黑毛移动。到
达挺起的腰部,女人的体臭更强烈。

  「不知道会出现什幺样的东西?真兴奋!」汉洋一面抚摸双乳,一面用鼻尖
在女人的肉缝上摩擦。

  三角裤含有湿气,薄薄的布上有女人的体臭。汉洋用牙咬住三角裤的腰带用
力拉,另一边也同样的被解开。就如同打开罐装香烟时一样,香醇的女人体臭冒
出来。

  出现和三角裤的布片相同形状的草丛,大小虽然比三角裤的布小一点,但好
像经过整理,形成美好的倒三角形。草丛很茂密,几乎看不见下面的肌肤,因为
受到三角裤的压迫,捲曲的毛紧紧贴在身上。汉洋从左方向抚摸草丛,立即变成
立体状。

  汉洋拉三角裤,从屁股下取出三角裤,陷入肉缝的部份沾上粘粘的蜜液。

  「她很可能是蜜液很多的女人……」汉洋将淑真的双腿分开,在草丛下有张
开口的肉缝,在窄小的肉缝里好像密集许多道具。肉芽很发达,尖端的三分之一
从包皮中露出,从洞口有蜜液快要溢出,从蜜液散发出女人的香味。

  汉洋没有立即用舌头舔肉芽,而拿起淑真的脚用力咬脚趾。「啊……」淑真
没有想到他会咬那种地方,发出很大的哼声。汉洋咬过每一只脚趾后,开始舔脚
掌。

  「啊!那个地方……」当淑真这样说时,汉洋已经从小腿肚舔到膝盖的背后。

  「啊!这样……」淑真的大腿在颤抖。

  汉洋从大腿内侧向女阴慢慢舔上去。「我知道了……你弄得好比我丈夫弄得
好……」淑真大叫。「还没有完!这是刚开始……」

  汉洋的舌头缓慢接近肉缝。「啊……」在舌头来到以前,肉缝已经抖抖的收
缩,收缩的剎那,留在洞口的蜜液溢出,滴落在床单上。

  汉洋的舌头来到肉缝上,舌头立刻感受到刺激,嘴里扩散女人的味道和海水
味。汉洋想用舌头顶开通路的入口,「啊……」女人的花蕊收缩,拒绝舌头的进
入。有些女蕊能顺畅接受舌头,但淑真的女蕊紧闭不肯开启。汉洋只好放弃,向
女蕊的内侧前进,最后到达肉芽,在露出约三分之一肉芽继续用舌头剥开包皮。

  「啊!我会发疯……」淑真抓自己的头,身体抖抖的跳动不停地起伏。

  「很会前戏的先生每次都这样爱你吧?」汉洋推下肉芽的包皮,使肉芽露出
到根部,用舌尖轻轻舔着肉。

  「他只是偶尔舔而已,夫妻是不会每次都做这种淫邪的事……」淑真的肚子
仍旧激烈起伏,呼吸也像快要断气的说。

  「这是淫邪的事吗?」汉洋每用舌尖弹一下肉芽,「啊……」淑真便大腿颤
抖。

  「啊!快一点进来吧!不然我会就这样洩出来……」淑真的声音快要哭泣。

  汉洋在心里想:「她快要洩了,就以前戏而言,还有用手指挖弄通路的最后
阶段。」可是汉洋决定省略,如果仔细地做下去,说不定可能开始正式插入前,
淑真已晕过去。

  「想用什幺姿势?」汉洋看淑真的脸。

  「你在上面吧!」淑真明确地指定正常姿势。

  汉洋压在淑真身上,然后用手引导肉棒到通路的入口,体重加在下体上。通
路的入口好像拒绝偷情似的抗拒,强力突破那里的抗拒。

  「啊……」淑真伸直双腿,身体向后翘,汉洋顺畅地进入滑润的女体里。

  汉洋原以为淑真的身材短小,所以通路也短,但肉棒竟能完全插入到根部。

  「啊!舒服得快晕过去了……」汉洋在结合的部位用力压迫时,淑真闭上眼
睛深深歎一口气。

  汉洋缓慢做抽插运动,从淑真的耻丘传来舒畅的压迫感,因为耻丘隆起,相
对的觉得入口偏向下方。「啊!在里面颳到了……」将插到根部的肉棒向外拉出
时,淑真用强大力量夹紧肉棒,同时挺起的山丘。

  「你那大龟头在里面颳太舒服了……」淑真用快要哭泣的声音说。龟头膨胀
的头脑,要将积存在肉洞里的蜜汁颳出来,这种感觉大概使淑真感到特别舒服。

  「和丈夫是没有这种滋味的……」淑真的身体颤抖。「怎幺样?偷吃的味道
……」

  「好……我会迷上的……」淑真拚命抱紧汉洋的身体。「你觉得我的身体怎
幺样?」淑真用颤抖的声音问。

  「太好了!咬紧的感觉很好!肉洞的深度也好,而且肉棒头硬硬隆起的感觉
也无话可说……」

  汉洋一面说,一面慢慢插入到底后迅速拔出,这样的运动能使膨胀的龟头髮
挥最大限的效果。「我丈夫不会用这种方法……啊……啊……」淑真抬起后背:
「啊!我要洩了……」猛烈夹紧肉棒,全身不停的痉挛,她是达到高潮了。

  汉洋也感到自己的煞车鬆开,「我也要射了……」汉洋抱紧娇小的肉体,加
快抽插运动。

  淑真的肉洞好像要引诱汉洋放射,有节奏的收缩。在这样的节奏中,汉洋也
有节奏的放射出男人的精液。接受汉洋放射的东西后,淑真将挺起的后背跌回到
床上,鬆弛全身的力量,将放射后变软的肉棒推出。

  汉洋下床走进浴室淋浴,用香皂仔细洗沾满蜜液和精液的肉棒。手指也有女
人的味道,用香皂洗净。从浴室出来,淑真还是赤裸的仰卧,双腿微微分开,像
昏迷一样的睡着了。「回去吧!」汉洋摇醒淑真。淑真慢慢的爬起,穿上三角裤,
在腰的两侧打结。

  「不去淋浴吗?」汉洋惊讶的问。「不要!这是第一次偷情,我要把你的味
道好好的带回去。」淑真一面穿上乳罩一面摇头。在淑真的眼下出现黑晕,好像
在证明她的偷情。「老公发现我可不管。」

  「不要紧,他今晚不会回家。」

  「不回家?」

  「说实话……」淑真对汉洋做出调皮的表情:「我不是正房,是一位议员的
小老婆……」

  「什幺?真的吗?」

  「惊讶了吗?」淑真愉快的校着穿上迷你裙。「议员的小老婆忘记更换驾照?
还会穿迷你裙?我不相信!是你骗我吧?汉洋呆呆的望着淑真。」

    【全文完】